和朋友母亲的一夜情 - [db:分页标题]

事业单位的日子就是好过!一杯茶,一台电脑,一天就悄悄的过去了。   下班前,接到了一个久违的朋友打来的电话。林强,高中同学,准确的说是一届,不同班。想来有几年没见了,也没怎么联系。听说他在外地做生意,不知道怎么想起我来了。 开车去他定好的饭店,熙熙攘攘的车流一如既往的堵。 我迟到了,让他等了好长时间。见面,不免寒暄一番。 他还记得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3年前的事情了,那天,他妈妈给我结清了半年的工资。 大学毕业后,在来现在的单位工作之前,我在林强他妈妈经营的实木家俱店打了半年工。 林强他爸爸是一个国企的领导,平时工作很忙,林强大学毕业后去了北京,家俱店就他妈妈一个人打理。林强的妈妈,是一个独立性很强的女性,也是一个浑身散发着迷人气质的女人,更是我生命中一个不能不提的女人…… 菜过三巡,林强才说出了找我的目的,原来是让我帮忙给他搞定注册公司的手续问题。我和他虽然联系不多,但也算是老同学了,彼此性格也相投,我承诺尽力帮忙。 我们聊了很多,聊当年在高中时的趣事,聊大学里各自的经历,聊这些年大家走过的路,聊各自的家庭…… 林强告诉我,他父母两年前离婚了! “感情破裂,无法继续共同生活下去!”他无奈的说著。 看着他一副淡淡的忧伤表情,我的心情很复杂,我的思绪瞬间飘回到了几年前的那个雨夜…… 我记得很清楚,那天是周六。 本来第二天我是休息的,但是为了参加一个订货会,我决定和月梅阿姨一起去。目的地离的不算远,我们决定开车。 走的时候晴空万里,天气相当不错,可一到省界,却下起了雨。下了高速,车行驶到了国道,车速不得不降了下来。一个多小时的行使之后,我们堵在了一个叫石口的地方。 原本以为很快就可以继续前行了,能赶在天黑之前到达目的地,但是前面因为暴雨引起的连续塌方,将我们困住了。 眼看要天黑了,前面一点动静都没有。月梅阿姨果断的选择了到附近找一家旅店,准备过夜。 她做事一直很果断,后来事实证明,再呆下去,只能在车里过夜了。我们掉头往回开,没几里地,就看到路边的一个农家旅店,我看到旅店门口的车已经快停满了。 “就剩几间了,一辆车一间房!” 我和月梅阿姨刚一踏进旅店,就听到老板娘大声的喊著。房间有限,人员众多,还好我们来的及时,我们“抢”到了一个房间。 一个小姑娘领着我们一帮人,挨个打开了几个房间。 给我们分配的在最里面,紧挨着我们的,是一对情侣。 我和月梅阿姨进到房间,这是一个带卫生间的标间,里面摆着两张单人床,上面铺着整齐洁白的被褥。 月梅阿姨点点头,说道:“还不错,挺干净的。”然后问我:“怎么样,今晚就这儿吧!” 我尴尬的点点头,和朋友的妈妈住一个房间,感觉,有点怪怪的。 我和月梅阿姨各自到卫生间解了手,一看表,已经到晚饭的时间了,我们早已饿的饥肠辘辘了。 “宇东,走,吃饭去,今晚阿姨好好犒劳犒劳你。” 我和月梅阿姨相跟着走出房间,正好遇到隔壁的情侣,大家打了个招呼,一起去了饭厅,很自然的,我们坐在了一起。 大家一边吃着饭,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著。 忽然那男的问到:“你们是母子吧?” 我正待回答,月梅阿姨笑着点点头抢先说话了:“呵呵……是啊,我是他妈妈。” 那女人诧异了:“可你们不像啊!” “是啊,别人都这么说,他长的像他爸爸,一点儿都不像我,有时候我都在怀疑,这是不是我生的呢,咯咯咯咯……” 月梅阿姨一边看着我,一边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,她索性将玩笑开到底了,我则尴尬的笑了笑…… 舟车劳顿,我们很快就吃饭饭,回到了房间。 有卫生间就是好,可以美美的洗个澡。 本着“女士优先”的原则,月梅阿姨先进了卫生间洗澡,我则躺在床上,打开了电视。 这边,我胡乱的上下按著按钮换著台,那边,卫生间里面传出了月梅阿姨“哗哗哗”的洗澡声…… 恍惚之间,我突然感觉到此时的气氛有一丝特别,那种特别的感觉让人兴奋,让人心动,让人期待。 20分钟之后,月梅阿姨从里面走了出来。 刚刚出浴的月梅阿姨,浑身散发著成熟迷人的气息,她丰满的身体在睡衣的包裹下,愈发显得玲珑有致,婀娜多姿,看来她习惯出远门带着睡衣。 我不禁呆住了,目光痴痴地停在了月梅阿姨的身上,停在了月梅阿姨那饱满的胸部。 月梅阿姨一边用毛巾擦拭湿漉漉的波浪卷发,一边笑着对我说:“阿姨洗完了,你去洗吧。” “哦!”我答应着,拿起毛巾飞快的走向那个小卫生间,生怕她看出我的慌乱。 擦身而过,月梅阿姨浓郁的发香立刻向我扑面而来,好香啊,我不禁暗自陶醉,旅途劳顿,终于能好好放松一下了。 浴室里,我洗的心不在焉,月梅阿姨丰满的身体,总是在我眼前晃来晃去。 我洗的很快,因为我隐隐的期待着什么。这种期待,让我有些自责却更让我兴奋。 我走出卫生间,来到床前。月梅阿姨正跪在床上整理被褥,她背对着我,圆润翘丽的屁股暴露在我面前,一览无余,瞬间,我血脉喷张了……那种男人对女人身体的本能反应,此时不道德的跑了出来。 “咱们早点睡吧,明天赶紧过去,争取这次拿下几个大订单!”月梅阿姨听到我出来,扭过头对我说著。 我“哦”了一声,躺在了床上。 关灯、拉窗帘,月梅阿姨和衣而卧,也躺进了被窝。电视还开着,我们闲聊著,等待进入梦乡

 忘记是聊什么了,月梅阿姨一直说著话,我则静静的听着。 忽然,从隔壁房间隐隐约约的传来了女人哼哼唧唧的声音:“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” 那声音忽高忽低,有时平缓有时急促。这声音打断了月梅阿姨的说话,她停了下来,她似乎也在聆听这股声音,我顿时觉得时间凝固了。 隔壁的声音停止了,我和月梅阿姨却没有说话,此时房间里安静的让人紧张。 “嗯……嗯……” 10几秒后,隔壁的声音再一次传过来,这次我听的清清楚楚,这是做爱的声音,这是女人特有的呻吟,我顿时感觉气氛躁动起来。看来是隔壁的那对情侣在做爱,情不自禁的发出了淫声。 想必月梅阿姨也听出了这声音的性质,她也觉得尴尬了,她并没有继续说话。 尴尬持续了半分钟,月梅阿姨忽然对我说:“咱俩住旅馆的事儿,可别对你叔叔说,他那个人疑心重。” 我楞了一下,随即明白了她说的是什么意思:孤男寡女睡一个房间,会发生什么事儿?说没干那种事儿,谁都不信,解释不清的。 我这么想着,隔壁又继续传来更加销魂的淫声:“嗯……嗯……老公,使劲儿操我,嗯……小惠喜欢老公的大鸡巴……啊……呜呜呜……” 淫声中夹着哭声,我知道这是舒服至极的叫床声。 我突然强烈的感觉到了气氛的暧昧,想起月梅阿姨刚才洗完澡,睡衣包裹下丰满的肉体,她跪在床上整理被单高高翘起的屁股,我动了淫心。和朋友母亲睡在一间屋内,听到这么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,这气氛尴尬到了极致。 我和月梅阿姨足足有10分钟没有说一句话,不是因为瞌睡,而是因为尴尬,尴尬,月梅阿姨何尝不是如此。 “老公嗯……不要停,使劲儿……人家要嘛……啊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啊……” 我和月梅阿姨之间越是安静,隔壁的淫声就越发显得嘹亮、清晰。 沉默、尴尬……好久! “阿姨去趟卫生间,刚才喝了那么多水……” 月梅阿姨终于打破了沉寂,一翻身,下了床。她坚持不住了,这尴尬谁都受不了,何况我们是两辈人,她在晚辈面前听着这不雅的声音,实在是尴尬,实在是难堪。 由于灯的开关在门口,离床还有一段距离,我怕她碰著腿,赶紧说:“我去开灯,您小心点。” “不用,你别开了,我把窗帘拉开一点就行了。”说著,她把窗帘拉开了一个缝隙,“这样就不用开灯了。” 月梅阿姨用这样的方式试图化解此时的暧昧与尴尬。窗帘拉开了,我也长出了一口气。 月梅阿姨进了卫生间,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关门。于是,我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她小便的声音:“滋滋……滋滋……” 随着一阵马桶冲水的哗哗声响,月梅阿姨从卫生间走了出来。我的视线立刻转移到了她的身上。她也看着我,没有说话,走到窗前,透过窗帘的缝隙看了看外面,然后把其中的一半窗帘彻底拉到一边,房间里立刻亮了许多。 月梅阿姨在床边坐了下来,她并没有躺下,沉默了片刻,她说到:“阿姨没有穿睡衣睡觉的习惯,我想把衣服脱了,你要觉得不舒服的话,也脱了吧。” 夜色中,我看到月梅阿姨缓缓的解开了她的睡衣。我糜乱了,我的心跳顿时像打鼓一样“????”乱蹦起来。 月梅阿姨褪下了包裹着身体的衣物,露出了只穿着内衣内裤的雪白身体。 我呆住了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 月梅阿姨见我没动静,说话了:“没事儿的,你想脱就脱了吧,反正这儿也没别人。” “哦……”我答应着,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脱下衣服的…… 褪下衣物的月梅阿姨躺在了被窝里,侧着身子,面对着我说到:“宇东,你知道吗,在林强的朋友里面,阿姨最喜欢你了。” 气氛越来越暧昧了,我甚至在怀疑她在暗示我。 “为什么?” 我用反问的语气故意问她,回应着她的暧昧。黑暗中,我死死的盯着她。 又是10几秒的停滞,耳边又传来隔壁“嗯嗯啊啊”的呻吟。 “不知道!”月梅阿姨仿佛故意似的停顿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“反正我就是喜欢你!你,喜欢阿姨吗?” “喜欢!”我几乎是脱口而出。 “你尽骗阿姨,阿姨这么大年纪了,哪里还招你喜欢?” “真的,阿姨看起来很年轻,气质又好,跟别人说是我姐都没人怀疑。” “咯咯咯,你就会哄阿姨高兴。”她开心的笑了。 “我说的是真的!阿姨你好迷人,好美……” 这时候,唐突的话里面透著的全是暧昧,这话要是放在平时,就出问题了,但是现在,却是勾人欲望的话。 “好啊,原来你早就在打阿姨的主意了……”她也回应着我的暧昧。 “阿姨,我早就喜欢你了……” 我豁出去了。这句表白的话一出口,尴尬立刻来了,又是沉默的半分钟……暗夜中,我仿佛看见她也在紧紧的盯着我。 “阿姨也喜欢你……”月梅阿姨也几乎是脱口而出,生怕耽误了什么。 “是女人对男人的喜欢吗?”我追问,我的肉棒早已坚挺起来了。 “你说呢?”月梅阿姨反问道。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窗户纸一捅就破。我终于忍不住了,猛的从床上站了起来,掀开月梅阿姨的被子,扑向了她的身体…… “别这样,宇东,别这样,我是你阿姨啊……” 月梅阿姨虚伪的坚守着最后一份矜持。我淫她之心炽热,完全不顾她一再的提醒是我的长辈是我朋友的妈妈。 我死死的压住月梅阿姨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吻住了她,月梅阿姨装腔作势的阻挡着我的进攻…… 要想如愿的得到她的肉体,必须也得完全勾起她的欲望,因为我不确定月梅阿姨现在是否想…… 于是我开始隔着内裤用坚挺的肉棒使劲儿的顶她的下体,这招果然管用,随着我频率的加快,她开始呻吟起来:“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” 声音不大,但是我知道有了效果。渐渐的她开始回应我的激吻,不再躲闪,柔软的舌头主动的伸入我的嘴里,让我肆意的吮吸与挑逗,一双玉臂和雪白的双腿紧紧的缠在我的身上,下体随着我的节奏开始积极的迎合我的冲顶。 这种事情,必须要你情我愿,硬来就没意思了,于是在半推半就之下,月梅阿姨默许了我的不轨。 我和月梅阿姨激烈的亲吻著,我们的舌头互相交替挑逗,互相吮吸著。 足足10多分钟,我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她的嘴,舌头滑向了她的脖子,她的胸部…… 我几乎是撕扯著扒下了月梅阿姨的胸罩,丰满的乳房登时暴露在我的面前,我不假思索,像饿极了的狼一样,猛的咬住了她的乳头,吃了起来。 我双手并用,一边使劲儿揉搓著,一边嘴巴不停在两个乳房之间亲来亲去,月梅阿姨难受的发出了持续的淫声:“嗯……嗯……嗯哼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 我疯狂的吮吸著月梅阿姨的乳房,她的乳头变得越来越硬,她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。月梅阿姨的玉体激烈的缠绕着我,双手使劲儿的抓着我的头发。 我知道时机成熟了,她的欲望完全被我激发出来,于是我故意问她:“把下面脱了,好么?” 月梅阿姨双臂揽着我的脖子,点点头,幽幽的说:“你随便吧……” 好一句“你随便吧!”这句话意味着我可以“合法”的脱下她的内裤了,我可以“合法”的占有她了…… 月梅阿姨配合著我的举动,稍稍挺了一下腰,让我很轻松的褪下了她的内裤。好香啊,我真真实实的闻到了从她私处传出来的香味,还有那女人特有的味道。 不用我动手,月梅阿姨自己主动分开了两腿,她知道,面前的这个男人要对她的私处,她最宝贵的地方进攻了。 我要发狂了,从月梅阿姨两腿之前散发出的味道刺激的我不能自已,我对自己说:我要霸占这个女人,我要好好玩弄这具肉体。我的舌头朝着她那因为湿润而张开的裂口舔去…… 我猛地把嘴贴在了她的阴道上,经过刚才肉棒的顶撞,她的阴道口已经潮湿泛滥了。 她的私处还残留着刚才小便之后的些许尿骚味,这味道更加刺激了我的性欲,我贪婪的吮吸起来,那一刻,这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被我占有了。舔朋友妈妈的私处真的好刺激,这种感觉是舔女友下面不曾感受到的。 “啊……嗯……嗯哼,啊……不要……哦……” 月梅阿姨大声的娇喘著,享受着我给她口交带来的快感。 我的舌尖灵活的在她的阴道口舔弄著,时而轻轻的挑逗阴蒂,时而有力的吮吸阴道,时而将舌头野蛮的插进她的里面…… 月梅阿姨难受的摇晃着身体,嘴里面“咿咿呀呀”不停的发出淫声,我不禁双手同时紧紧的抓住了她的两个乳房。 我迷离了,管她什么长辈,管她什么朋友的妈妈,管它什么伦理道德……我不管了,现在我就是要享受这个肉体,就是要玩弄这个女人,就是要操我朋友的母亲。 朋友,对不起了,谁叫老天爷安排你妈和我睡一个房间,谁叫你妈妈在我面前脱光了衣服,谁叫,谁叫你妈妈的身体是这么的诱人!那丰满的乳房、圆润的屁股、较好的面容、玲珑的身体曲线、性感的神秘地带,扑鼻的芳香还有那腥臊的尿的味道……我不禁在心里大声的呼喊:我操的就是你妈,操你妈,操你妈,操你妈…… 月梅阿姨被我舔弄的流出了好多淫水,我大口大口的吞咽了下去,好享受啊!玩弄这么一具成熟丰满的肉体,让我欲罢不能。 “啊……宇东,别亲那儿了,插进来吧,阿姨想要了,快,阿姨要你的……”月梅阿姨急切的想要我的肉棒。 “啊……”随着月梅阿姨一声低吟,我的肉棒插进了她的阴道,当我进入她身体的那一瞬间,我强烈的感觉到了自己已经到达了淫欲的巅峰。 我告诉自己:你现在玩弄的这具肉体是你朋友的母亲,机会难得,好好把握吧!征服她,用真正的男性力量征服她的肉体!让她高潮!让她欲罢不能!让她永远记得这个晚上,记得她丈夫之外的男人是如何带给她欲仙欲死的快乐!让她一想起你就面红耳赤,就想到这个淫乱的夜晚,想到你是如何肆意的玩弄她的玉体!让她一见到你就春心荡漾,情不自禁的下体湿润,迫切的想和你上床,共度春宵!让她在和丈夫行房事,脑子里想的却是今晚与你的鸳鸯戏水!让她的身体从此燃起偷情的欲望!让她在梦中享受你的奸淫,呼喊你的名字。让她在某天深夜,丈夫外出时,偷偷的给你发短信:家里就我一个人。让她背负偷汉通奸的恶名,让她从良家妇女变成淫娃荡妇。 进入月梅阿姨的身体,我开始了有力的抽插,我不禁舒服的喘息起来,月梅阿姨也大声的呻吟起来。像在梦境一般,我简直不敢相信现在在我胯下呻吟的女人是我朋友的妈妈,我的长辈,一个和我妈妈年龄相仿的女人。 这是我第一次干成熟的女人!月梅阿姨太迷人了,我沉浸在她散发出的香气之中不能自拔。她丰满的身体紧紧的缠绕着我,我只能不由自主加快节奏在她的身体里进进出出。 月梅阿姨急切的吻住我,舌头猛的吐进了我的嘴里,不停的向我挑逗,向我传递着她的热切和强烈的淫欲。

 我受不了了,平时和女友做爱,都能把她操的哭喊著求饶,可今天我却被这个熟女打败了,听着月梅阿姨诱人的叫床声,品尝着她如兰香般的舌头,我渐渐支撑不住了,我要射了,终于,终于,我忍不住了,还不到5分钟,我就一泄如注了。 习惯了和女友做爱时体外射精,在精液即将喷射出的一刹那,我将肉棒从月梅阿姨的阴道里拔了出来,龟头对准她的肚子就“突突突……”的射了出来,“啊……”我大喊一声,随即瘫倒在了她的身上。 “你呀!胆子挺大,本事却不大,到底是个愣头小子。” 月梅阿姨笑着打趣,我知道这里面也包含着失望。我脸一红,也真够丢脸的,只想着怎么征服她了,却忘了留力,看来成熟的女人是真心不好对付的。 激情释放出来,我也累的不行了,我一翻身,躺在了月梅阿姨的身边。月梅阿姨伸手从包里拿出了卫生纸,擦拭喷射在她肚子上液体,然后又帮我清理干净肉棒上残留的精液。 “你呀,真是色胆包天。回去我就告诉你叔叔,看怎么收拾你!”月梅阿姨继续揶揄我。 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!反正我已经快活过了,嘿嘿……”我戏谑说到。 “这就算快活了?看你长的人高马大的,还以为你很强呢,谁知道……”月梅阿姨抱怨我的“无用”。 我被说急了,赶忙解释:“其实我平时不这样,刚才实在是太激动了,一著急就,就射了……要不,咱再来,这回保证让你满意。” “呵呵,来就来,阿姨还怕你啊!只是,你那玩意儿还硬的起来吗?咯咯咯……” 听到月梅阿姨这挑逗加挑衅的话,我的下面又挺立起来了,我也来劲儿了,我不由得拿手握住肉棒,也挑衅般的回应她:“你敢亲这儿吗?你敢亲,它就会变得更大!” 我这么下流的挑逗一个长辈,连我自己都觉得无耻,可这个时候,道德值几个钱呢? 月梅阿姨见我回应她的挑逗,沉默了几秒钟,然后突然扑向了我的下身,一把攥住我的肉棒,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就用嘴含住了龟头,柔软的舌尖立刻舔弄起来,瞬间,我的身体像被电击了一样,舒爽的抖动起来。 “啊……”我舒服的不禁叫喊起来,看着朋友妈妈含着我的鸡巴在给我口交,我再一次恍惚起来,这种快感和满足感从未有过。 月梅阿姨的口交功夫非常嫺熟,快感从我的龟头持续不断的传向了全身。 “阿姨,把屁股扭过来,我也要亲你的!” 月梅阿姨一边爱不释“口 ”的含着我的鸡巴,一边扭转身体,骑到了我的身上,然后平躺了下来,屁股挪动了几下,将私处贴在了我脸上,我捧住这个诱人的屁股,舌头伸的长长的,朝她的阴道舔了上去。 “嗯……”月梅阿姨低沉的呻吟起来,我和她开始了“六九式”的口交。 立刻,房间里响起了我们俩相互亲吻性器官所发出的不雅之声,和嘴里发出的淫声。我已经听不见隔壁的淫声了,他们似乎已经云收雨散,而这边,我和月梅阿姨才刚刚开始了“活动”。 我的肉棒在月梅阿姨的舔弄之下,变得异常挺拔坚硬,她的舌头柔软的快要融化掉我的龟头了,我舒服的不禁腰杆一上一下挺动起来,轻轻配合著她的套动。我的头则深深的埋在她的两腿之间,亲吻着她的阴道,吮吸着她私处流出的爱液。什么叫水乳交融,这就是!什么叫如胶似漆,这就是! 这感觉太好了,我和月梅阿姨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:“嗯……嗯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 这一刻,我们忘记了是什么是伦理,什么是道德,这一刻,只有原始的欲望,只有快乐的交欢。 “阿姨,我想插你了,让我进去吧。”这次我先忍不住了。 “坏蛋,跟阿姨说这么下流的话,说的人家好害羞……” 我的肉棒实在是受不了了,只想赶紧插进去,好好的发泄一下。 月梅阿姨从我的身上滑落,平躺下来,我抓住她的双腿,像拎小鸡一样将它们分开,坚硬的肉棒野蛮的插进了她的下体,毫无阻力。然后我将她的双腿扛在我的肩上,双臂托在她的身下,双手紧紧的抓着她的屁股,我用尽全身的力气,开始凶猛的抽插。 “啊……啊……”这次月梅阿姨被我刺激的不禁大声叫喊起来。 “宇东,好大啊……阿姨好舒服,阿姨好想叫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 “我的好阿姨,我的亲阿姨,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,反正这儿也没人认识我们。” “啊……不行了,啊……嗯……嗯哼……哦……你太厉害了,我……啊……好舒服,啊……” 月梅阿姨被我干的淫态毕露,胴体一边挣扎着起伏不停,嘴里一边不停的哼唧著发出淫声。 这一次,我知道了该怎么控制,我时而温柔的在月梅阿姨的阴道口研磨,时而整根没入,快速的抽插,一切尽在掌控之中。 “坏宇东,坏蛋,啊……快……哦……舒服……不要……哦……坏蛋,就知道欺负阿姨,嗯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哦……不要停……啊……” “好阿姨,好姐姐,我就想欺负你,就想操你,啊……” “啊……坏弟弟,不许对姐姐这么说话,啊……舒服……快点……快点……不要停……继续……继续操阿姨,哦……使劲儿操姐姐……啊……” 阿姨、姐姐、姐姐、阿姨,在朋友母亲身份的转换中,我迷离了!在女友身上从未体验到的紧张、刺激,在好友母亲的肉体上全部体验到了。陌生的城市、昏暗的房间,丰满的肉体,原来偷情是这么的刺激! 当我提出让月梅阿姨跪在床上,想从后面干她时,她没有反对,她很配合的跪在那里,丰满雪白的屁股翘的老高。我用我最喜欢的姿势干她,我一边干她,一边抚摸她的那对乳房,渐渐的她开始放肆的大声叫喊起来。 “哦……宇东……太舒服了……再使点劲儿……啊……亲弟弟,姐姐快被你干死了……我要……啊……” 听着月梅阿姨淫荡的呻吟,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感,我的肉棒更加收放自如了,我驰骋在她的身体上,为所欲为,我等待着那极乐的到来。 从后面干了一阵,我和月梅阿姨又调整了姿势,我又重新压在她的身上,从正面开始猛烈的进攻。我们的性器激烈的咬合著,舌头也不甘寂寞的纠缠着。我们喘息著,我们呻吟著,我们快乐着…… 这次,我从插进月梅阿姨的身体开始,几乎没有停滞的抽插,坚持了半个多小时,我从月梅阿姨的叫喊声中听得出来,她得到了巨大的满足。 终于,我想要射了,这次一定是完美的射精,一定是所有女人期待的喷发。 我继续抱着月梅阿姨的屁股,快速猛烈的抽插。我努力的坚持着,坚持着,终于坚持不住了,“啊,快射了,快射了……”我喃喃的说著,然后直立起了身体,做最后的冲刺,我对自己说:“可别射在里面,会怀孕的。” 经过第一次的射精,月梅阿姨知道我会把肉棒从她的阴道里拔出来,她连忙急切的恳求道:“宇东,不要动,不要动!不要出来,嗯……就射在里面,啊……不要动……嗯……”说着她的双手突然紧紧的按住我了的屁股,双腿夹的更紧了。 见她不让我拔出来,我也没多想,身体又伏在了她的身上,更加剧烈的抽插她的下体,激烈的做着活塞运动。月梅阿姨见我没有要出来的意思了,于是双手离开我的屁股,双臂转而揽住我的脖子,娇喘著像刚才一样激吻我的脸颊,月梅阿姨柔软的舌头勾着我的欲望,我和她又吻在了一起,她的香舌立即吐到了我的口中,我们交替著吐纳舌头、吮吸著对方的唾液。 我感觉快要出来了,我用尽全身的力气,疯狂的做着最后的冲刺,月梅阿姨叫的更大声了,最后,我只感觉腰部一麻,我的精液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喷发了出来: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月梅……” 我大喊一声,终于射精了,我感觉龟头在月梅阿姨的阴道里剧烈的抖动着,比刚才更加有力。 “啊……好烫啊……啊……舒服……弟弟……啊……好多啊……啊……” 月梅阿姨的花心被我滚烫的精液浇灌了个够,她舒服的身体也剧烈的抖动起来。 今晚真是毫无保留了,我感觉我快虚脱了,我的精液已经全都给了月梅阿姨。我瘫倒在她的身上,一点力气也没有了。 “宝贝儿,你射了好多!”月梅阿姨紧紧的抱着我,满足的神情一览无余。 我的肉棒已经从她的阴道滑落出来,白色的液体滴在了身下的床单上。月梅阿姨并没有像刚才一样,拿卫生纸擦拭自己下体的淫液,而是温柔的吻着我。

我和她的舌头温柔的缠绵著,没有了刚才的激烈,却更有了一种高潮后的满足感。 我想让她再舔舔我的肉棒,于是试探性的问她:“好阿姨,还能再亲亲我的下面吗?” 月梅阿姨嗔怒的打了我一拳,嘴巴却直奔我的下身而去。她再一次含住了我的肉棒,轻轻的用柔软的舌尖舔舐我的鸡巴,将龟头上残留的一点精液吮吸的干干净净。 那一刻,我再一次得到了巨大的满足。那一刻,我才明白什么叫女人三十如狼、四十如虎。我怎么也没想到:月梅阿姨这个平时看起来端庄典雅的女人,到了床上竟然这么的放荡。外人眼里是个传统的女人,而上了床却是个淫娃荡妇。 云收雨散了……一切归于了平静。 我回味着刚才和月梅阿姨的激情,感觉是那么的美好。和女友经常带着避孕套做爱,那种“隔靴搔痒”的不畅,和真枪实弹的跟月梅阿姨性交比起来,简直不可“同日而语”。 和月梅阿姨这种肉体之间去除隔膜,性器官如胶似漆的咬合,这种畅快,这样肉体的放纵,绝对是人间极乐。 只是快乐欢愉之后,一丝潜意识里的自责悄悄的涌上心头,她毕竟是我朋友的母亲,毕竟是我的长辈,我们这样的放纵淫乱,实在是有违伦理道德。唉…… 清理完淫液的月梅阿姨躺在我的身边,爱抚着我的脸,对我打趣道:“你说,你是不是坏蛋?” “嘿嘿,我可是好人!” “哼!阿姨上下两个洞都被你给插了,还把那么多的脏东西射进人家的身体里,还敢说是好人?” 说著月梅阿姨揪住了我的鼻子,我顺势将她揽入怀中,她丰满的乳房紧贴著我的胸膛,好舒服啊。 “我比你老公厉害吧?”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想起问这种愚蠢的问题的,这个愚蠢的问题一说出口,我就知道有多么的不妥。 好在月梅阿姨没有太过计较:“别这么说,我们很恩爱的!” 虽然我刚刚给她带来了巨大的性满足,但此时,她并不愿意“糟践”自己的丈夫,他们的确很恩爱。 我不敢再冒然的胡言乱语了,月梅阿姨见气氛有些严肃,又开起了我的玩笑:“你呀,就是个流氓,就知道祸害良家妇女。” “阿姨刚才的表现可不像是良家妇女哦!呵呵……”我得意的笑着。 “臭小子!占了阿姨的便宜,还损害我的名声,打你……”说著,一通粉拳砸在我的身上。 我不由得紧紧的抱住了月梅阿姨的胴体,月梅阿姨也紧紧的将丰满的身子贴在了我的身上。 “阿姨,你不会怀孕吧?刚才射了你那么多!” “傻小子,阿姨都多大年龄了,怎么会怀孕!咯咯咯……”她被我的天真逗笑了。 “阿姨,你还年轻,谁知道会不会怀上我的……” “好啊你呀,哪里来的坏心眼。你呀,就是会耍嘴皮子,会哄女人。阿姨就喜欢你这点。” 我和月梅阿姨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打情骂俏著,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们都睡着了…… 那天晚上,前前后后我在月梅阿姨身上趴了将近两个小时。我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,那是和女友无法体验到的感受。那种和朋友妈妈近乎于乱伦的不道德性交,让我久久不能忘怀,那种刺激一辈子只能幸运的拥有一次。那种快乐、那种酣畅淋漓、那种原始的欲望让我至今想起都心潮澎湃,蠢蠢欲动。 一夜无梦,第二天,天空异常晴朗。 洗漱完毕,出门,又碰到了隔壁那对情侣,打了个招呼。我看到他们投来了异样的目光,仿佛在问:“你们不是母子吗?怎么能做那种乱伦的事?” 月梅阿姨泰然自若,我则刷的脸红了,惭愧的不是和朋友妈妈发生了性关系,而是被别人误会自己干了违背人伦的事情。看来我还年轻…… 事情很顺利,前面的塌方已经被连夜清理干净了,订货会也收获颇丰,月梅阿姨异常开心。 在启程折返前,我话中有话的问:“要不再玩儿一天吧?”我期待着月梅阿姨的回应。 月梅阿姨知道我的小心思,停顿了一下,说道:“你叔叔在家还等着着急呢,咱们早点回吧。”  见她这样说,我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打消了那个念头…… 回去之后,我们相安无事,月梅阿姨有意疏远和我的关系,我知道她是怕我影响到她的家庭。 没过几周,我工作的事情也有着落了,我离开了月梅阿姨的家俱店。 时间过得好快,一晃几年过去了,我们之间再也没有联系过,她似乎早就忘记了那晚和我的缠绵,而我也已经结婚生子。 这些年来,我依然经常回味那个销魂的雨夜:月梅阿姨香喷喷的卷发,湿滑的舌头、丰满的乳房、白花花的大腿、圆润的屁股、我们销魂蚀骨的缠绵、我的肉棒在她身体里进进出出的每一下……香味、暧昧、缠绵、呻吟……她的呻吟,我的喘息,交织著,至今在我的耳边时常响起…… “你发什么呆?”林强见我沉思不语,目光呆滞,用手捅了我一下。 “哦,没什么,我在想是不是你大学毕业那会儿,他们出现问题的。”我下意识的联系到和他妈妈发生性关系的那个时候。 “不是,我没去北京之前,他们就已经有问题了,经常吵架。”林强无奈的说著。 我如释重负的轻出了一口气,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,月梅阿姨怎么会因为我和她丈夫有了感情裂痕。 面对着坐在对面的林强,想起跟他妈妈放纵偷情的那个晚上,我深深的自责起来,朋友,对不起了!真的对不起! 可在自责的同时,我的那股邪念也正悄悄的涌上心头:他妈妈不是离婚了么,那我正好可以趁虚而入。她在家空虚寂寞,我淫心荡漾,去找她,也许能重温那个雨夜的激情。 一幅生动的画面也许即将上演:离婚后的月梅阿姨和我旧情复燃,干柴烈火,肆无忌惮的淫乱。在她柔软的床上,两具肉体激烈的缠绵交织在一起,她的丈夫不爱她了,自有人爱她的身体,爱她的肉体,我会滋润她的身体,我会让她继续享受做女人的快乐…… 

 【完】

防屏蔽网址:seguav.cc | seguav.xyz | seguav.me
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成 人 在线手机版视频 欧美成 人 在线播放 亚洲成 人 色色 (防屏蔽网站)